热点议题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热点议题 > 音乐人现在也改行做电商了--高晓松入职阿里后首次分享
音乐人现在也改行做电商了--高晓松入职阿里后首次分享
发布时间:2015-09-22

以下是高晓松现场演讲实录:
 
有的行业受万众瞩目,有的行业很冷清,我入行20年,在华语市场里从来没有见到超过300人的音乐公司,所以这已经是我们经历过的**平台,我也在学习怎么样记住别人的名字,要不然每天上班还要看工牌。但是带上了这个工牌以后,我突然觉得自己有了责任感,因为我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是没有对手的,你写的东西再好,我写的东西你不会,所以我不会觉得,这个不能说,那个怕被别人听走,说什么大家随便。但自从戴上工牌之后,就不能随便乱说话,因为现在我们有一个强大可敬的对手,而且对手以善于学习著称,所以有这么善于学习的对手,我就不能在这儿说我们要干什么,阿里音乐要干什么、怎么干,这些都不能说。
 
怎么办呢?如果明年我们再相聚,我可能就可以说我们干了什么。
 
音乐这个东西,你管它叫音乐也好,叫艺术也好,叫商品也好,反正就是这么一个玩意儿。在音乐这件事情上,我们跟全世界其他民族有很大不同。总结成一句话,我们这个民族拥有最少、最贫乏的音乐基因。但是虽然音乐基因很少,但是我们这个民族有全世界最多的偶像崇拜基因,极其容易崇拜别人,崇拜的时候崇拜到不行,当然也很希望别人崇拜自己,我们这个民族精髓就是要么我给你跪着,要么你给我跪着。
 
大家看看中国的排行榜跟美国的排行榜,**的区别就是美国排行榜老能看到新人。你听到好听的歌,可能这个人就一下子上榜了,然后又像流星一样消失了。但是中国的音乐排行榜,基本上三年不换人,永远是五个选秀艺人加几个小鲜肉。所以很难给到公平的机会,但是你不可能不让这些人去刷屏,那就等于人为地去控制。选秀艺人跟小鲜肉的粉丝,不管什么歌出来,不管好听不好听,都在以你完全想象不到的方式去推广。所以导致你没有办法界定和推广那些好的故事,因为受众对人的崇拜远远超过了对歌的崇拜。
 
这就是我们今天的现象,但首先这个现象不是社会的问题——我们这个民族两千年来一贯的毛病就是有了问题就说今天政府不行,所以排行榜不行。我们这个民族保留文字能力****,连两千年前谁跟谁说过一句话都保留下来了。唯独音乐,音乐是全球共通的,最容易理解、最容易被记忆的,**保留的东西反而没有保留下来。
 
人类最开始为什么有音乐?在没有文字之前音乐是用来记录的,用音乐传承史诗、文化等等,包括到今天为止,最能勾起你回忆的就是音乐。可笑的是,《虞美人》是一段旋律,却传下了1万多首词,词全留下了,但不知道怎么唱,那肯定是一个特别好听的旋律,不然怎么会有上万的人往里面填词呢?所以我们这个民族的音乐传承,音乐基因是缺失的,包括今天你去全世界看,我们的少数民族喝完了酒就是唱歌跳舞,只有我们汉族喝完了酒就是吹牛。

在不重视音乐的国度做音乐 
 
在中国做音乐行业,基本属于没人疼的孩子,没有人觉得你是艺术家,也没有政府部门来管你。自古音乐没有登堂入室当过主菜,最开始音乐只是祭祀的小手段,后来成为了青楼里的一点伴奏,从来就没有登堂入室说那边在演奏音乐,然后所有人屏息听着。
 
虽然我们乐迷比较弱,但是我们有一个特别大的市。?褪桥枷癯绨菔谐。?蠹铱捶⒔本吞乇鸲,我那时候刚回国,看到中国有音乐奖了,但一看全部都是给人颁奖,像什么港台****女歌手、大陆****女歌手,就是没有对音乐颁奖。当然你总要有东西把这个产业支撑。?绻?蠢茨苡懈?玫囊衾,能有更多平等的文化,有更多多元化的音乐,从迷人到迷音乐就能实现。我们基于国情,先做做人的生意,未来尽量努力地做出一些可以把人变成音乐迷的东西,然后再向前走。
 
说到这儿再说一句,我来到阿里上班第一天就说,我来之前这并不是一个音乐公司,是一个音乐播放器公司,对手也不是一个音乐公司,也是一个音乐播放器公司。所有音乐播放器全部产值加在一起,只占本年度音乐产值的0.7%。所以我们之前特别看不懂,说腾讯、阿里,号称中国最聪明的大脑都在这里,他们肯定在下一盘大棋,因为这些公司都拼的跟血葫芦似的,两边剑拔弩张,互相砸多少亿买版权。来了之后发现,并不是在下一盘大棋,而是五子棋,盘子就是那么大,俩就在那里对着,你往哪里走我往哪里堵你,旁边那么大的棋盘,没有人落一个子,两个堵在那里拼。后来我说既然是一盘五子棋,那我就知道该怎么下了。
 
接下来不能再讲了,我们要干什么,明年再跟大家汇报。

大数据并非音乐良配 
 
现场观众提问:晓松老师您好,有一个共识,是说大数据已经是一切的基础了,我们也知道大数据可以做很多的事情,可以采集、挖掘,一分钟就可以做出一个排行榜。我刚才在网上随便一搜,就搜到手把手教你用大数据作出一首汪峰风格的歌,可以编曲、写词。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,作为在这个行业里二十多年的资深音乐人,您觉得怎么体现自己的价值?
 
高晓松:索尼数据库够大吧,从哥伦比亚开始,这样的百年老店你能做出五个迈克尔·杰克逊来,再做出五个周杰伦,我们就等着收钱,但是一个也没有做出来。
 
当然大数据对别的行业是有用的,但是对我们这个行业来说,应该说不但没有推动力,而且有时候还是有伤害的。因为大数据是我们娱乐业不太认同的东西,在这个行业里,首先人是不一样的,人是多元化的,创作没有办法吸取过去的经验,谁也没有想到在爵士乐出来之前会有市场。大数据对源头创作没有任何指导意义,好莱坞到今天也没有一个软件能够写出一个基本的故事。
 
所以再大的数据对创作没有什么影响,大数据是有用的,当你愿意把头部放到很大很大的时候它是有用的,但是在娱乐业影响是很小的。举个例子,莫扎特时代,全世界就50首好听的音乐,后来进入唱片时代,进入互联网时代,今天已经有200万支乐队在创作,每年有非常多的创作,但还是只有50首好听的歌,这两年大家并没有听到很多好听的歌,不但大数据没有用,拿钱砸也没有用。音乐这个产品很独特,电影还可以说钱不够就拍打折的电影,音乐不能说我今天拿的钱是8折,所以给大家唱一个8折的歌,你就是一分钱不给他,他张嘴唱也是同样的水平,同样他也没有办法唱10倍的水平。
 
所以很难用大数据,或者用户导向,什么导向一年也就是50首好听的歌。所以整个容量,包括人们对音乐的需求,对演出的需求等等,不是简单化地说扩大再生产,触及用户更多,回收资金更多,上游就更扩大资产,然后满天都是大腕,到处都是好听的歌,没有那么简单,如果那么简单就不需要我们来了。
 
所以为什么老马说还是你吧,我们来,当然是想尽量能用互联网降低行业成本,至少用互联网做到第一步,能够把过去的顽疾、门槛打掉。但所有的门槛都是尾部的门槛,不要说创作,你就说挑歌,比如我们现在签了BMG,它手里有200万首未发表音乐作品,如果你能教一个大腕的团队怎么用大数据,用互联网方法,从这200万首歌里选出它想要的歌,唱完就能火,那我给你一个巨额赏。

用三年的时间打造***音乐机构 
 
现场观众提问:进入阿里巴巴以后,您觉得这家公司最打动您的地方在哪里?
 
高晓松:我觉得这家公司**的地方就是很正面,每个人都给你正面、健康、积极的回应。整个环境我非常喜欢,因为我们经历过很多家唱片公司,从成立麦田,去华纳,那种国际公司我也经历过,恒大这种传统的帝国型企业也经历过,以及到今天新经济的伟大公司,我跟宋柯一直在一起,因为我们交往、配合,我们是江湖人,知道怎么为人处事怎么配合,不然也不能搭档二十年没有吵架。
 
我来了两个月,跟各个部门的总裁谈了很多我们需要的支持,以及愿意提供的服务等等。这里所有的部门都非常正面、积极,而且反应比我快,比如前几天我跟总裁说整个计划如何,然后我们需要怎样的配合,第二天那个团队就来了,而且来的时候就已经带来了积极的方案,说我们这么配合你,给你做这样的解决方案等等。这是一种****的,只有在一个特别巨型的地方才能感受到,因为每个人都觉得我们在快速前进,大家都愿意分享,而不是每个人都觉得我得把这块守。?馊梦曳浅8卸。
 
再一个,我喜欢这种野蛮生长的环境,我其实不大受得了签约一个不太知名的小乐队,还要去董事局主席那里汇报。在这里不但自己做的事情自己做主,而且还鼓励你把手伸到别的地方去,这个我也特别喜欢。而且我们来阿里之前积累了庞大的资源没有释放,一直没有地方释放。不管是海外的还是国内的,可以稍微骄傲地说一句,所有音乐行业里,这么多公司,这么多行业人员,只有我跟宋柯是清华出身,又是海归,我们两个都是学理工的,我是清华电子系的,宋柯环境系的,都在海外待了多年,对于国内国外行业内全部资源都有很大的掌控力,但一直没有一个平台去释放它。所以这次来到阿里,欢欣鼓舞,我们俩毫不犹豫的把所有资源都拎起来。这个头很大,但有了整个阿里的配合,几乎把这么大的头部几乎全部消化掉,而且有很多惊喜和新的经验给我们。所以我们觉得非常幸福,准备好好努把力干上一阵子。



Back To Top
热线电话»
手机号码:18101869996
电话号码:021-663175199 18101869996
None
您是第 44003 位访客!